因版权而流失的网易云音乐用户 还会因版权回望吗?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3年前因版权缺失离去的网易云音乐用户,会再次回望吗?

9月2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华语流行歌手张杰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音乐版权、个人音乐IP开发、音乐作品创作、在线音乐演出等领域展开合作(www.qiangku.com.cn)。

9月14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音乐公司贝塔斯曼音乐集团(下称“BMG”)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音乐版权、音乐IP深度开发等音乐上下游领域开展合作。

BMG是德国贝塔斯曼集团旗下全球最大的独立唱片公司及音乐版权管理公司,2008年成立,管理着全球300万首歌曲的录音及词曲版权。双方合作达成后,网易云音乐将收获包括艾薇儿(Avril Lavigne)、小红莓(The Cranberries)等国际知名歌手在内的录音版权,及Bruno Mars、Bebe Rexha等优秀音乐创作者在内的词曲版权。

因版权不足,流失大量用户的网易云音乐,终于明悟了。2020年以来,网易云音乐在版权获取上动作频频。2020年2月,网易云音乐拿下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朋友请听好》等热门综艺的独家音乐版权;3月13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该工作室创作动画作品的音乐全面版权;3月3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滚石唱片达成战略合作;5月12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华纳版权(WCM)达成战略合作。

8月11日,网易云音乐再与环球音乐合作,但仍晚于竞争对手腾讯音乐。早在2020年3月31日,腾讯音乐就完成了对环球音乐10%股份的收购。而此前,网易云音乐并未和环球音乐签约合作时,已经通过转授权从腾讯音乐获得环球音乐的版权,因此,此次合作对于网易云音乐的曲库扩充意义不大。此外,在网易第二季度的财报会议上,网易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则表明了与环球音乐的合约实际上只有1年。

耗费大量成本投入在音乐版权上,网易云音乐能够吸引“浪子回头”吗?

营收和成本不平衡

8月13日,网易(NTES.NASDAQ)公布的2020财年第二财季财报显示,净收入为181.85亿元,同比增25.9%。在三大主营业务中,包含了网易云音乐的创新及其他业务净营收为37.33亿元,同比增38.7%。

网易官网显示,网易的创新业务及其他的收入包括网易严选、网易云音乐、传媒业务。

对于创新业务增长的原因,财报显示为由于网易云音乐净收入的增长。而对于网易云音乐的业绩增势强劲的描述,也仅表述为会员和直播净收入均增长显著,对于目前的会员数目和活跃数目并无表述。

图源:网易财报

但是从收入和成本的关系来看,创新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37.33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20.3%;但是收入成本为30.42亿元,占总收入成本比重的36.24%。

由此可以看到,成本和创造的营收并不平衡。因此,这一业务的毛利润率远低于其他两项业务,仅为18.5%,低于网络游戏服务和有道的63.8%、45.2%;毛利也仅为6.92亿元,占总毛利的7.07%。

从创新业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就可以看出,网易云音乐的收入变动额实在不能算多。而同期,腾讯音乐的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音乐实现营收69.3亿元。

从网易云音乐上半年对版权高调动作看,创新业务的成本大多消耗在了网易云音乐上。

排名第四日益小众化

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研究报告,2020年6月主要数字音乐APP月活用户中,网易云音乐连前三也进不去,酷狗音乐、QQ音乐分别排名第一、第二,月活用户分别为2.82亿人、2.69亿人,位列第一梯队;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位居第四为1.38亿人,和排名第三的酷我音乐同位于第二梯队。

图源:比达咨询

此外,页面上充斥着的广告和“乱入”的直播、唱聊等布局,也让网易云音乐显得愈发臃肿。

无论从版权、营收还是从用户上,网易云音乐已然掉队了。而现在的网易云音乐,尽管擅长营销,却不得不说越来越向小众化。

最近火起来的“网抑云”,既是网易云音乐的标签,但何尝不是网易云音乐老用户们心情抑郁的标签呢?

公司名称:山东省杰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小型压路机,小型挖掘机